晟新物流歡迎您

“雙11”將至快遞業再度調價釋放三大信號

作者:系統管理員
瀏覽:20
發布時間:2018-09-29
    “雙11”即將到來之際,占據中國快遞市場逾半壁江山的 “三通一達”,全面開啟旺季價格調整策略。根據各大快遞企業發布的通知,從10月1日起,各地網點到達上海地區的快件,派費普遍上調0.5元/票??爝f調價對行業發展和電商購物影響幾何?記者就此進行了采訪。

    信號一:快遞業淡旺季價格波動漸趨明顯

    “為進一步維護服務品質和提升客戶滿意度,經綜合考量后決定,從10月1日起啟動快遞費用調節機制,調整全國到上海地區的快遞費用?!苯?,中通快遞在官網上宣布。

    幾乎與中通前后腳,韻達、圓通、申通也在各自的內網發布了調價通知。從10月1日起,各地網點到達上海地區的快件,派費普遍上調0.5元/票。

    所謂派費,是指發件網點支付給派件網點的費用,一般由發件網點付給總部,再由總部轉給派件網點。派費上調,理論上屬于快遞公司內部結算機制的調整,但在實際情況中,仍有可能轉嫁給電商賣家和消費者。

    快遞公司為何在十一期間調價?提價控量是主要考慮。申萬宏源的報告指出,每年四季度是快遞業生產旺季,但單票的盈利能力反而是最差的。以韻達為例,去年二季度的單件凈利潤為0.39元,到了四季度卻降至0.27元。為破解“旺季流汗不賺錢”的尷尬,快遞公司傾向于用價格篩選優質客戶,把旺季業務量控制在最經濟的區間。

    “本質上,快遞與民航、旅游等服務業一樣,業務有淡旺季,價格也應該有淡旺季。從2013年開始,部分快遞公司總部就在探索用調整內部費用的方式,引導加盟網點進行價格浮動?,F在看,這種趨勢越來越明顯了?!币晃弧巴ㄟ_系”快遞公司人士稱。

    針對“費用調上來、還會不會調下去”的問題,中通回復稱:“快遞企業已開始實踐更加符合市場規律的動態價格機制。旺季之后的價格,將根據市場變化具體情況來制定?!?br>
    信號二:快遞“價格戰”并未終結

    快遞價格的調整,引起電商賣家和消費者廣泛關注。過去幾年,受益于中國快遞業的迅猛發展,快遞價格穩步下降。統計顯示,2012年我國的快遞均價為18.6元/件,到2017年下降至12.4元/件,五年降幅達33%。今年以來,快遞單價已跌破12元??梢哉f,中國消費者享受著世界上性價比最高的快遞服務之一。

    2017年10月,中通和韻達在行業內率先提價。到了今年,宣布派費調整的快遞企業擴大到了整個“通達系”??爝f“價格戰”是不是走到盡頭了?這是不少人的疑問。

    其實,就加盟制快遞而言,從總部費用的調整,到網點價格的浮動,中間還有一個傳導過程。記者咨詢上海徐匯區的一家韻達網點,對方表示:“現在價格還未作調整。上海發往北京的快遞,首重還是12元/千克?!?br>
    相比普通散客,對快遞調價更為敏感的是電商賣家。在廣東、浙江義烏等競爭最激烈的區域,電商快件的價格持續走低,快遞網點稍微經營不善就會滑向虧損?!巴菊{價,是快遞從電商賣家手中爭奪定價話語權的重要手段?!蔽锪餍袠I專家、雙壹咨詢創始人龔福照說。

    由此來看,每件快遞漲個三五角,對普通消費者影響不大,對電商賣家來說漲幅卻很明顯?!氨M管總部說要調價,但對電商賣家等大客戶,網點還不敢輕易提價,一提就容易流失客戶?!币患抑型ňW點表示。

    國家郵政局發展研究中心主任助理方璽說:“旺季的調價,并沒有改變整個快遞業競爭激烈的態勢。比如在同城快遞市場,隨著大量新玩家的進入,價格還有進一步下探的空間?!?br>
    信號三:服務質量和網絡穩定成為關注焦點

    快遞能不能及時到、包裝有沒有破損、個人信息有沒有泄露——除了快遞價格,很多人更關心的,是快遞業的服務質量。

    雙壹咨詢的報告指出:2016年以前,各家快遞企業紛紛標榜自己“雙11”業務量完成多少,行業排名第幾。但2016年后,行業關注的焦點開始轉向網點穩定性和旺季服務質量,這才是最本質的東西。

    國家郵政局發布的報告顯示,今年8月中國快遞發展指數為173.3點,同比提高37.2%。其中服務質量指數為252.5,同比提高82%。服務質量指數連續5個月增速超過規模指數,成為快遞發展指數提升的重要原因。

    “雖然‘雙11’快遞業務量屢創新高,但一個可喜的變化是,通過與主要電商平臺的溝通協調,以及自動分揀、無人倉等新技術的運用,中國快遞業基本消除了旺季爆倉的風險?!狈江t說。

    快遞服務質量的提升,有賴于最基層的快遞員和快遞網點?!拔覀儸F在送一份快遞,派費是1.5元。希望旺季派費調整后,能體現到我們的收入中去?!敝型爝f小哥趙青松說。

    方璽認為,持續提升快遞服務質量,一方面要求快遞公司總部把更多的資源和政策,向一線快遞員和網點傾斜。另一方面也要積極嘗試新模式、新業態,比如在快遞服務的老大難末端配送方面,通過發展共同配送、智能快遞柜等方式,進一步提高配送效率。